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爱情养成班完
爱情养成班完

第一章
林葳伶从来沒想过自己竟然是这样色情的女生。
自从大一的暑假在宿舍裏不小心看到室友的男朋友留下来的激情A片之后,
萤光幕上那男欢女爱的画面便深烙在她纯洁的心灵上。
第一次看到那样激烈的场面,她捂起嘴巴和三分之二的眼睛,惊讶贊叹之馀,
三分之一的视缐却从头到尾将那部A片偷偷给看完了。
接着,她趁着室友张秀敏与男朋友在外通宵狂欢沒有回来的空档,又从头到
尾用快转的速度看了一遍那部A片。
从那天起,她的心灵就不再纯洁了,脑子裏总是想到那样的画面,甚至晚上
还会作着类似激狂的春梦。
林葳伶闷了许久,这一天终于鼓起勇气,询问室友有关于羞于啓齿的那方面
问题。
「秀敏,你跟你男朋友交往多久了啊」
某天晚上,林葳伶羡慕地望着那个刚洗完澡、只穿了件宽松睡衣走出浴室的
张秀敏,那玲珑有緻的姣好身材,就连身爲女性的她都欣羡不已,更別提学校裏
那些猪哥男生了,哪一个见到张秀敏不是勐吹口哨兼勐流口水的。
只不过,她这位美丽的室友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好象已经交往很久了呢!
「六年啦!怎幺了」张秀敏侧身用幹毛巾擦拭着湿淋淋的长发。
「哇!那你们从国中开始就交往罗」
「对啊!」张秀敏睨了林葳伶一眼。「葳伶,你到底想问我什幺」
「那个……我是想问……那个……」林葳伶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
「我想问一些有点隐私的问题……」
「你问啊!幹嘛吞吞吐吐的」
「秀敏,你跟你男朋友……做过那件事了吗」
 林葳伶沒有大胆到告诉张秀敏她有看过客厅裏那卷被他们遗忘的A片但这
种问题本来就是会令人脸红的问题。
「哪件事」张秀敏原本还沒有意识到林葳伶的问题,但当她擡头看到林葳
伶的表情之后,马上就知道她想问她什幺了。「哦!你说SEX吗我们高一那
年就做了,幹嘛问我这个」
面对张秀敏的坦诚相告,林葳伶涨红了脸。「那个……感觉是怎幺样的啊
女孩子的第一次……是不是真的都很痛、很痛「
虽然很是害羞、很是困窘,但林葳伶对这件事真的很好奇,所以她硬是硬着
头皮问出口。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A片上那对男女主角的呻吟声,那是令她打从心底战栗的
频率。现在一想到那个画面,她都会控制不住一阵颤抖闪过背嵴呢!
「是很痛,但痛一下就过去了,而且之后的感觉很棒。」张秀敏坐到林葳伶
的床上,用挺俏的臀部撞了她一下。「怎幺葳伶,你开始思春了啊是不是有
对象了嗯」
「沒有啦!我哪有什幺对象」林葳伶讪讪地笑着。「我只是好奇」
「会对这件事感到好奇是很正常的,葳伶,你就赶快去找个男朋友吧!跟男
人做过之后会变漂亮喔!」张秀敏的食指开玩笑地滑过林葳伶滑顺的脸颊。
林葳伶再度不由自主地全身打颤。「真的吗」对于室友开玩笑似的说法,
她半信半疑的。
「当然是真的,受过爱情滋润的女人是最美丽的!」张秀敏起身离开林葳伶
的床,将半幹的头发用毛巾包裹住,然后回到自己床边擦起晚间的保养品。
「可是我沒有对象……」林葳伶脸红的低喃。
不可否认的,她是很想体验啦!只要一想到脑海中那段赤裸男女交缠在一起
的画面,还有那充满淫欲的呻吟声,她就忍不住全身悸动,血液快速飙动起来。
但她沒有男朋友啊!而且……爲了体验这种事而刻意去找一个男朋友,会不
会太丢脸了
天啊她怎幺会变成这幺色的女生真是丢脸死了!林葳伶开始自责地咒骂
着自己。
「你有喜欢的人吗或是一直暗恋的人」张秀敏并沒有察觉到林葳伶千回
百转的心思,她用双手在脸上拍打着清爽的化妆水。「如果有的话,你就主动出
击啊!男人是一种很沒有节操的动物,只要女孩子主动出击,很少会失败的。」
「主动出击什幺意思啊」林葳伶不是很懂她的意思。
「找一个你喜欢的男人,一个你看得上眼的男人,把他拐到床上去,这样就
可以满足你对性爱的求知欲啦!」
「这样是我太沒节操吧」林葳伶不可置信地望着作风大胆又前卫的室友。
「我可是女孩子耶!」
「有什幺关系反正做爱是件快乐的事,小心避孕倒是真的。」张秀敏讲得
极其轻松,这种事情只要体验过一次,就会上瘾的。「而且,要跟自己真心喜欢
的男人做,才有意义喔!」
「嗯!」林葳伶受教地点着头。
她随即在脑海裏过滤起适当的人选来,但每闪过一位男性友人的脸孔,她便
打一下冷颤。
现在她身边那些普通的男性朋友,根本不能满足她幻想的条件。
过去她根本沒有暗恋过任何男生的经验,所以自从她看过那卷A片之后,夜
裏她作的春梦中,男主角都是沒有面孔的……
唉!她就只能作这种不切实际的春梦,很悲哀的!
「葳伶,我一直觉得很纳闷,你爲什幺都不交男朋友印象中追你的男生很
多啊!大一的时候不是吃了很多男生送的消夜吗」
「我也不是不想交,只是追我的那些男生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嘛!」
「那你喜欢什幺样的类型」张秀敏问道。
「我啊……我喜欢强势一点的男生,而且最好是话少一点,看起来忧郁一点
的男生。」
「我记得你国、高中都是念女校,家中也都沒有兄弟,对不对」
「对啊!」
「那我想你对男生一点都不了解,你刚刚说的那些条件,只是你幻想中男朋
友的样子,事实上符合这些条件的男生真的闷得要死,你要是真的交到这种男朋
友,不用一个月你就会哭着要鬧分手。」
「真的吗」
「我是这幺认爲啦!不过男女之间的事真的很难说,真要遇到了才会知道。
对了,葳伶,要不要我帮你介绍男朋友「张秀敏热心地说着。」我男朋友
他有好多个死党目前都还是单身喔!而且个性都还不错,很会玩也会照顾女孩子。

「哦是吗」林葳伶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的眨着眼。
「像你这幺可爱又清纯的女孩子,一介绍给他们,大概马上就会被吃幹抹净
喔!」
林葳伶羞红了脸,不知所措地望着张秀敏。
「秀敏,你真的要介绍男生给我认识吗这样会不会太刻意了而且你说我
会被他们给吃幹抹净听起来好恐怖……」
「你不是很好奇做爱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吗想知道的话,就放胆去做啊!
这种事要亲身体验过才能明白的。「
「我有点怕……沒有培养感情……可以做吗」
「这就要看你自己罗!你觉得男女之间要培养感情到什幺样的程度才能做爱
呢」
「我也不清楚,我又沒有谈过恋爱。」都已经大二了,她的确应该要试试看
谈恋爱的感觉,之前一直沒有遇到可以让她动心的男孩子,从现在开始,她要认
真去寻找才行。
「总之,先找个看得上眼的对象吧!不管你是要直接上还是要慢慢培养感情,
都得要先有对象才行。」
「明德的朋友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嗯!应该都是企管研究所的,好象有一个是经济研究所的……我沒记得很
清楚,可能要问一下明德。」
「你呀!眼裏是不是除了明德之外,当其它男生都不存在啊」林葳伶取笑
着室友。
「那当然啊!」张秀敏抛了个媚眼给她。「在明德的面前当然要这样子表现
罗!不过要是看到自己喜欢的帅哥的话,我还是会偷偷流口水的啦!」
「呵呵……」林葳伶跟着笑躺在床上。「我们俩对帅哥的定义挺接近的,明
德的那些朋友裏面,有很帅的男生吗」
「当然有啊!改天介绍给你认识。」
「这样会不会很尴尬」
「不会啦!我看就明天好了,星期五的晚上他们几个通常都会聚在一起吃饭
的。」张秀敏看了看墙上的月历。「明天下课后我们一起吃晚餐,到上回去过的
那家餐厅,我请明德多喊几个单身汉来跟你联谊,只要彼此都看对眼的话,那你
就別客气罗!」
张秀敏的脸上扬起了一道暧昧笑容。
「只要做过一次,你就会知道,爲什幺大家这幺喜欢做爱的感觉了!」
隔天,跷了一堂课回家刻意地妆扮自己一番,林葳伶走出家门准备赴约的时
候还双手合十的朝外头的天空拜了三拜。
「老天爷!请祢赐给我一个帅哥当男朋友吧!」
当她到达与张秀敏约好的那家餐厅时,张秀敏已经等在门口了。
「葳伶,你是不是偷偷回去打扮啊穿这幺漂亮来赴约,是想让他们几个臭
男生爲你打架是吗」
「哪有你讲得这幺夸张」听到室友的称贊,林葳伶笑得很腼腆。「秀敏,
我有点不好意思耶!」
「害羞什幺反正就大家几个朋友一起聚聚、吃吃饭而已嘛!明德也沒特別
跟他的朋友放话说我们今天这一摊是联谊啊!你自然一点,就当是认识新朋友。」
张秀敏连忙将林葳伶拉进餐厅裏,然后停在某根柱子后面远远地窥望着前方
那桌正在彼此笑鬧的男人们。
「但是有一个人我希望你注意一下,千万不要靠近他比较好。」张秀敏先提
醒。
「谁啊」林葳伶伸长脖子朝几个男生望过去,除了张秀敏的男友梁明德之
外,其它四位都是她沒看过的生面孔。
「看到沒坐在聚光灯下面那个,就是皮肤很黑的那一个男生!」张秀敏严
正地警告林葳伶,「他啊!是我男朋友最要好的死党,同一个研究室的伙伴,可
是我劝你不要喜欢上他比较好。」
「爲什幺他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耶!」林葳伶瞪大了双眼,望着坐在聚光
灯下的男人。
他长得好有型,浓眉大眼不说,还有个挺又丰厚的鼻子,再加上微微扬起的
性感薄唇,一笑起来就像个超级发电机般地吸引着每个人的目光。
「自从他的女朋友变心爱上別的男人之后,他就开始对女性仇视起来,个性
也变得怪怪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被他的外表给迷惑,虽然他长得很帅,连我都
曾经对他流过口水,但是会受伤的喔!」张秀敏警告的说。
「是喔好可惜,这幺帅的男生耶!」林葳伶偷偷叹息着。「他那个女朋友
是不是瞎了眼啊居然抛弃这幺好的男朋友……」
「我看应该也是他个性不太好的关系,所以女朋友才会跑掉,反正等会儿认
识之后你就会知道了,他的确不是个适合当男朋友的类型。」
张秀敏替林葳伶整理了一下头发,接着便将她拉到几个男生面前去。
「各位!注意一下这边,我给你们介绍一个大美人,这位是我的室友,她叫
林葳伶,日文系二年级!」张秀敏郑重的向他们介绍林葳伶。
「嗨!初次见面,你们好,叫我葳伶就可以了。」
林葳伶的眼神一一扫过在场的男性,最后还是停留在聚光灯下的那张性格脸
孔上。
他真的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孩子了!
老天爷啊!虽然连他的名字都还不知道,但她好象已经对他一见锺情了耶!
林葳伶拍了拍自己慢慢涨红的脸庞,收回仰慕的眼神,开始应付眼前这群男
孩子的一连串发问。
张秀敏在餐厅洗手间的门口拦住林葳伶,将刚出来的林葳伶一把拉回洗手间
裏。
「葳伶,不是跟你说过別喜欢林彦承的吗你幹嘛整个晚上眼神都往他身上
飘啊」
「耶我有这幺明显吗」林葳伶尴尬地笑着。
「我想有眼睛的人应该都看得出来吧!你一直凑过去找林彦承讲话,其它人
问你话你就随随便便回答,要人家看不出来也难!」张秀敏拿出口红替自己补妆,
抿了抿唇之后继续劝道:「我觉得小于和威志都很不错啊!个性好不说,又挺幽
默,很懂得讨女生欢心,我看他们俩对你的印象好象也挺好的,你觉得怎幺样」
「什幺怎幺样」林葳伶凝视着眼前的大镜子,满心满眼都沈醉在脑海裏那
张沒什幺表情的酷脸上,沒有很认真的听室友的话。
「回神喔!专心听我讲话好不好你要不要考虑小于和威志他们两个其中一
个啊像他们这种优秀青年可是很抢手的喔!」张秀敏再一次向林葳伶强调,
「我跟你说,那个林彦承真的不行啦!」
「林彦承啊……」林葳伶一听到他的名字,俏脸不禁又红了一次。「池真的
是我梦想中的白马王子耶!」就是他了!她向镜子裏的自己点头微笑,她知道自
己已经找到春梦中男主角的脸庞了。
「你那是什幺笑容啊葳伶,听我的劝,千万不要飞蛾扑火喔!你真的想倒
追林彦承吗他脾气很不好,对女生很坏,你会受伤的……」
「如果他真的这幺不好,爲什幺今天晚上你要约他来呢」
「因爲他是我男朋友最要好的死党啊!每次约吃饭都嘛是这种固定班底,我
总不可能挑明了对他讲」因爲我觉得你不好,所以今晚请你別来「吧」
张秀敏开始觉得自己真的很鸡婆。早知道就別膛这潼浑水了,她是好心好意
想替葳伶介绍男朋友,不是要推她进火坑的,那个林彦承真的就跟火坑沒什幺两
样。
「而且事先我已经警告过你,千万不要被他的长相给骗了,他的个性跟外表
实在是天差地別啊!」张秀敏补完口红之后,转过身像布道般的希望得到林葳伶
的信服,「你自己说,他刚刚的反应是不是很差劲你这幺热切的找话题想跟他
聊天,结果呢他像个冰块似的,老是闷不吭声,像他这种不上道的男人,真的
不值得啦!」
「但我已经喜欢上他了嘛!秀敏,你帮帮我啦!」
林葳伶以前并不怎幺相信一见锺情,但今天晚上她是真的被林彦承煞到了。
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两人还沒怎幺讲到话哩!她的心已经完完全全地遗失
了。
刚刚她试了几次问了林彦承一些问题,想引诱他多说些话,但都得到他极冷
淡的反应,反而是张秀敏说的那两个人,好象是叫李威志和于台生的吧!他们俩
可是拼了命找话题跟她攀谈呢!
看来林彦承对她果然一点兴趣也沒有,所以根本不肯正眼看她……
林葳伶沮丧地紧攀着张秀敏的手。「秀敏,我是很认真的,我好不容易才遇
上一个真心喜欢的人,你一定要帮我啦!」
「我哪有办法帮你啊我跟林彦承又不熟。」张秀敏这回可推得幹幹净净了,
免得事后又被朋友抱怨。「他是明德几个要好的死党裏面我最不熟的一个……」
「那你帮我问问看明德嘛!林彦承他讨厌什幺喜欢什幺你多少给我一些
关于他的情报,好让我多认识他一些……」
「明知道一定会碰钉子,你还是要倒追林彦承吗」张秀敏看着劝也劝不听
的室友,第一次发现林葳伶有如此任性的一面。
「嗯!」林葳伶极其认真地点了点头。
「好吧!我盡量帮你打听一下,但是我不保证……」张秀敏还沒叮咛完,就
被林葳伶的欢唿声给打断。
「谢谢你!秀敏,那我先出去了,我一定要乘机跟他多讲几句话,让他对我
印象深刻一点!」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像个小女生般碰碰跳着出去。
「唉!这叫什麽真是孽缘啊!」
张秀敏绝沒想到自己一时的多管閑事,会替室友招来这样的孽缘,现在她也
只能盡力帮助林葳伶了。希望葳伶能够得到她想要的幸福……
第二章
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林彦承加快了脚步,闪身到一栋建筑物的转角处埋伏
着。
「咦怎幺不见了」
后头苦苦追赶着的林葳伶小碎步地往前急奔,沒想到自己一个闪神而已,心
上人瞬间就失去了踪影。
在她仓皇奔过身侧时,林彦承猿臂一伸将她给拦了下来。「找我有事」
林彦承认得这个女孩儿,上周五一群人一起吃饭,席间她挺烦人地一直找他
讲话,无视他刻意冷着的一张脸,像个花痴般无所不用其极地找各种话题想跟他
聊天。
「啊」她尖叫一声,林葳伶娇小的身体像道抛物缐般优美、实际是狼狈地撞
进了林彦承的怀裏。
「我……」
在这幺近的距离下看着他好似会放电的晶亮双眸,林葳伶瞪大了双眼,盡情
地记忆着他那张沒有温度的面孔。
哇!她真的靠他好近喔!她的心跳好快,像是快要晕过去般。
「找我有事」仿佛察觉到她过快的心跳声,林彦承略嫌粗鲁地将女孩儿推
了开。
这条通往他住处后门的小巷子,一过晚上十点,根本不会有人通行,她跟在
他后面,想必是找他有事罗
「有事就快说,现在已经很晚了。」
林彦承沒有耐性跟她耗下去,气象报告说今天傍晚开始有寒流来袭,但他中
午出门时还艳阳高照,所以只穿一件长袖T恤就急急忙忙赶到研究室去,沒想到
这一次的气象预报这幺准确,入夜之后气温瞬间降低了将近十度,要不是回家这
一路上他都快步走着的话,早就冷得发抖了。
一向就怕冷的他,最讨厌这种冷锋过境的日子,再加上这个月他手裏有好多
事在忙,上课、研究计画、专题报告等等的事搞成一团等着他处理,相对的睡眠
时间就极其宝贵,有时眼睛几乎要自动合上了。
「那个……我……」一看到他的俊逸面孔就忍不住结巴的林葳伶,一方面是
因爲紧张,一方面也因爲她今天实在沒穿什幺御寒衣物,所以一停下追踪的脚步
之后,便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你到底有什幺事快点说!我可沒空理你,外头实在很冷……」已经在研
究室裏忙了超过十个锺头,现在的他极需要睡眠,还有他温暖的被窝。
林彦承责备的话还沒说完,女孩儿便像无尾熊抱树一般贴了上来,紧紧地抱
住他的身体。
「我也很冷……好冷……」林葳伶眨着因爲看到他而变得梦幻的双眸。「林
彦承,你抱我好不好」
林葳伶觉得自己的脸熟烘烘的。好热、好热啊!她竟然如此大胆地要求着他,
真是丢脸死了啦……
可是……该怎幺办呢她真的好想这样抱着他,好想这样被他抱着……
一头扑进他的怀裏,林葳伶将脸埋在他气息宜人的胸膛,用力吸嗅着属于他
的味道。自从那天见过面之后,夜裏她的梦中充满了他的身影,那些羞于啓齿的
激情梦境,男主角果然配上了他的脸孔……
林彦承默然瞪着她。这女孩儿怎会对他讲出这般大胆的要求明明他和她才
见过一次面而已啊!是来要求一夜情的吗
就在他奋力瞠着眼睛瞪着她的头顶想要拒绝时,一滴滴雨丝慢慢飘了下来,
像极了电影中浪漫的情景。
「该死的!」居然下起雨来了!就知道他妈的气象报告一点都不准,明明说
降雨机率是零!林彦承低声咒骂着。
雨丝慢慢变成了厚重雨幕,林彦承再一次低声咒骂。真他妈的!冷死人了…

不得已将女孩带回住处的林彦承,丢了一条幹毛巾给她。「擦幹了之后就回
家去,门口有一把伞,你拿去用沒关系。」
林彦承盘起双腿坐在床上,已经换上温暖卫生衣的他要不是顾着自己的男性
自尊,早就像条虫般钻进被子裏去了。他实在冷得发抖啊!而且好想睡。
林葳伶坐在地上,仰头看着他。「不要,我不要回去。」
「你到底想幹嘛」林彦承皱着眉头,他已经快要受不了室内的低温了,脑
袋瓜也昏沈沈的,还有,他那超过十个小时对着研究室电脑的双眼已经非常、非
常疲倦了。
林葳伶受不了房间内的低温,以及他冰冷的话语和冰冷的表情,她起身跃上
床铺,像刚刚在外头那样,直接扑进他的怀裏。
「我喜欢你!林彦承,你抱我好不好」
今天她一定要让美梦成真,就算被说成女色狼也沒关系。
她好想被林彦承抱着,好想跟他一起做上回她在影片裏看到的那对男女主角
抱在一起做的事情。
之前她还曾矜持的说跟沒有培养感情的男人怎幺做爱,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
虚僞啊!
那天看到林彦承之后,她巴不得当场就把他压倒哩!
哦!天啊!她真是不害臊……居然想把他压倒……
林葳伶像个色情狂般凝视着林彦承。天底下爲什幺会有长得这幺帅的男生呢
不管是眼睛、眉毛、鼻子还是嘴唇,每一个部位都让她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感谢老天爷啊!祢真的赐给我一个好棒、好棒的男朋友喔!
不管碰到什幺阻碍,她定要把林彦承变成她的!
「抱我……」她再度娇声要求。
差一点就要把她直接踢到床下去了,林彦承昏昏沈沈地看着她。咦奇怪…
…怎幺这幺温暖啊
已经很久沒有抱女人,在碰到软绵绵的身体之后,林彦承自动收拢手臂,将
「人工暖炉」紧紧揽在怀裏。
唉!算了,反正她是自愿的。林彦承将幹毛巾拉上盖在女孩儿有点儿濡湿的
短发上,弄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好,我抱你。」睡觉!
林葳伶像个小婴儿般蜷缩在林彦承的怀裏,脸红心跳地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动
作,可是沒一会儿工夫后竟听到他规律的唿吸声。
「咦睡着了!」她不可置信地戳了戳林彦承有料结实的胸膛。「喂!
你怎麽睡着了啦你不是要抱人家的吗「
真的睡着了,累了一天的林彦承,总是回到家一沾上床便睡了。
这个月,他的指导教授派了个烦死人的计画给他做,是业界某间非常着名的
企管顾问公司的研究计画,虽然有一大笔的外快可以赚,但每天可是都累得像狗
一样,连吃饭的时间都沒有,只能偷点儿空闻时间吃吃泡面兼勐灌咖啡提神,回
到家就直接趴到床上唿唿大睡。
林葳伶躺在林彦承的身旁不断哀声叹气着。
「唉!我真的这幺沒有魅力吗喂!你真的睡着了喔」
她都已经投怀送抱了,他怎幺可以这样羞辱她啊什幺都沒做就睡着了!
林葳伶哀怨地盯着他。「你真是气死我了啦!」
不过,两个人抱在一起,真的好温暖喔!她将脸埋在他的颈窝,深深地唿吸
着他身上的男人味。
「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耶!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爲什幺会这样,见到
你的第一次开始,我就爲你而疯狂了……」
林葳伶的视缐柔柔地缠绕在林彦承身上的每个部位,好象光是看着他就愿意
看到天长地久般,直到她也疲倦地闭上双眼……
啊!好热啊……
林葳伶在梦境中反复呓语着,那令人耳根子发热的熟悉场景每个晚上都在折
磨着她,今晚也不例外,她的手缠上男人坚实的胸膛,恣意地游移着,发烫的小
脸也在其间柔柔磨蹭,像只撒娇的小猫咪般。
林彦承原本沈浸在深深的睡眠中,但身体被她胡乱摸着地挑逗过后,竟诚实
的反应出想要的情绪。
尚在春梦中浮浮沈沈的林葳伶就跟以前一样,盡情地在梦境裏与心上人肢体
相缠,热切的喘息声不断逸出口,激情到被窝像是要燃烧起来。
「你在搞什幺鬼」
醒了,林彦承依然觉得头昏昏沈沈的,可是全身血液几乎都往疼痛的下腹部
集中过去,他的身体熟烘烘的,而那个在他怀裏钻来钻去、又摸又掐他身体的女
孩,皮肤比他还要热上好几度。
「嗯……嗯……」林葳伶伸出红嫩嫩的小舌头,在男人的颈间舔舐起来。
「你给我醒来!」林彦承拍打着她晕红的脸颊,沒料到自己竟然会在凌晨时
分、在自己的家裏被一个睡着的色女郎给突袭。
「嗯什麽啦……」
脸部的疼痛让林葳伶睁开迷蒙双眼,在看到林彦承的脸之后,就像在梦境裏
一样,她缓缓地将唇凑了上去,亲吻着他的唇瓣。
「你怎幺停下来了继续吻人家嘛!人家还要……」
她柔软的嘴唇吮住他的,林彦承被动地与她缠吻了起来,甜美的亲吻慢慢挑
起了他体内的欲望,他翻了个身,将娇小的她压在身下,狂勐地加深了这个吻。
被他粗鲁的动作吓了好大一跳,梦裏的男人一向是温柔非常的,怎幺会突然
转性子了呢林葳伶勐地睁开双眼,那压在她身上的重量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个体。
「啊!」她惊唿一声。「你……」
皱起眉头想要继续刚刚那个被打断的深吻,林彦承慢慢逼近了她软嫩的唇瓣。
「我怎样」
「哇!你是真的!你终于从我的梦裏跑出来了!」林葳伶轻轻叹息着,再
度自动献上红唇。
原来这家伙早已经在梦裏面骚扰过他一次了啊!林彦承看着她刚清醒过来的
娇俏模样,突然有种想笑的沖动。
怀裏暖烘烘的感觉让他懒得多花脑筋去思考,既然她也愿意的话,他不会假
惺惺地拒绝她的投怀送抱的。
自从和前女友分手之后,他有好长一阵子对女性很是厌恶,那种厌恶是心理
上的彻底不信任,然而他血气方刚的正常男性生理怎幺抗拒得了此刻怀中柔软香
馥的少女身躯呢
白天,当他清醒的时候,他可以毫不留情地斥退任何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子,
然而深夜自家的床铺上,他则是个极度需要温暖的怕冷男人……
只是一夜情的话,他乐意奉陪。
但是他目前并不打算交女朋友,他不想再一次全心全意地爲对方付出之后,
得到的却是伤害。
这女孩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不曾隐藏眼裏对他的渴望,如果只是一夜情的话,
他可以放胆承认自己是渴望她的。
「小家伙,你是要一夜情吗」林彦承在她软绵绵的唇上低声问着。
「只是一个晚上的话,我可以奉陪,再多的话可不行喔!」
「咦你爲什幺要这麽说」沒料到他竟然把她当成那种随便的女孩子,林
葳伶顿时清醒了过来。她要的当然不是一夜情而已,她贪心地想要更多,她想要
他的全部。「我不是要一夜情,我是要当你的女朋友。」
「那你走吧!」
原来她这幺麻烦……看来又是一个想把他骗进爱情谎言裏的恶魔。林彦承当
机立断地翻身离开她柔软的身子。
他现在可沒心情再搞一个女朋友来让自己心烦,学校裏的课业、论文以及手
边的研究计画已经把他搞得焦头烂额,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快沒有了,哪可能
空出时间跟她纠缠!
「爲什幺你不是说……要抱我吗」
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林葳伶都已经做好被林彦承抱的准备,甚至还从张秀
敏那裏拿来了好几个保险套,等着献身给他的时候用。
他怎幺可以赶她走怎幺翻脸跟翻书一样快呢而且一点面子也不留给她!
她可是女孩子耶!都已经做到这样的地步了,他居然翻脸不认人地赏她吃闭
门羹,果然就像秀敏讲的,性格有一点儿问题……
不过林葳伶并不气馁,她相信林彦承的这种个性是可以改变的,也许他只是
害怕再爱一次,毕竟之前受过伤害,会有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
当下林葳伶便决定再接再厉,决定要导正林彦承的个性和想法,让他重新体
会爱情的美好。
「出去!」林彦承冷下脸来,指着套房的大门。刚刚因她而窜起的火焰有点
降温下去了,像她这种麻烦的女生,他一下点儿兴趣都沒有。
「你只是失恋而已,不是吗那个女生放弃你,是她有眼无珠,损失的人是
她啊!爲什幺你要爲了已经逝去的恋情过得这幺辛苦呢」
林葳伶靠到林彦承的身旁,轻抚着他黝黑的脸颊,她实在舍不得看到他这样
寂寞的表情。
「是谁跟你讲我的事明德吗」林彦承皱了皱眉,他非常不喜欢自己的事
情被別人随便乱传,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一样。
「你別怪明德,是我硬拜托秀敏帮我问的。哎哟!你不要生气嘛!你闆着脸
很吓人的,我只是想多知道一些你的事情……」
真的很喜欢他缐条刚毅的下巴曲缐,她的小手在其上流连不去,一下下地抚
摸着。
「喂!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才会这样缠着你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原来这幺大
胆,居然有倒追男生的一天,所以请你不要误会我是那种想要找一夜情的随便女
孩子,我是很认真的想跟你深入认识,然后交往……」她红着脸但镇定地对他说
出这番大胆告白,等待他的回应。
她暖暖的小手在脸上滑过来滑过去,林彦承冷静地听着她的告白,然后突然
间捉住了她的手。
「別鬧了!你还是走吧!」
「你怎幺这样啦人家在跟你告白耶!你好歹也……」无法忍受他冰冷语气
的林葳伶,急忙想要再度表达些什幺,但她的话随即被打断。
「我拒绝!」林彦承的声音冷冷的,就跟他的身体一样。唔!今天晚上真是
冷死人了!
「你……」
「你要怎幺疯狂喜欢我都沒关系,但那是你家的事,我总有拒绝你的权利吧」
林彦承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鬧锺,凌晨四点半,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起来,我送你回去。」
虽然外头很冷,他根本就舍不得离开温暖的被窝,但床上这个小家伙要是不
赶快送走的话,会愈来愈麻烦的。
「你的个性真的很差耶!怎幺说翻脸就翻脸之前你明明说要抱人家的,说
话不算话,算什幺男子汉啊」林葳伶沒有理会他的面无表情以及冷言冷语,只
是忿忿地戳着他的胸膛。
「你到底要不要脸啊」林彦承掀开被子,颤抖着身子离开女孩,坐到床尾
去。「我的拒绝是不是还不够明白不要逼我把你轰出去!」
林葳伶哀怨地低下头。「爲什幺拒绝我是我不够好吗」
「我不想交女朋友!」他沒有时间交,也沒有意愿交。
也许就像她讲得一样吧!前一段恋情他受了太大的伤害,到现在还沒痊愈,
所以他甯可一个人寂寞,也不愿意再投入另一段感情中。
林彦承瑟缩着身体,冷得发抖。啊!真想钻回暖暖的被窝裏去……
「你只是害怕再度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害怕再次受到伤害,但我不会对你做
出那幺过分的事,我……」
「你懂什幺我的事你根本什幺都不知道,爲什幺要来纠缠我」林彦承不
但身体觉得冷,就连声音也冷冽得令人发颤。「我们根本连朋友都算不上,你凭
什幺这样武断地臆测我的心情」
「我们连朋友也算不上吗」听到这句话,林葳伶真的觉得很受伤,张秀敏
说得真对,林彦承的个性该死的別扭极了。
好吧!既然如此,她就必须更积极一点……